Warning: Invalid argument supplied for foreach() in /www/wwwroot/parasite/mulu2019/plugins/default.php on line 89
-中国测绘局✅✅✅


/有梦静静划过

文章来源:    发布时间:   【字号:      】

  一床白中泛着乳黄的棉被,或许在你眼中,它是如此的普通,但是,在�的眼里,它带着母亲的味道。它,不普通!
  记得那是去年的冬天,天气十分寒冷,在北风的呼啸中,时常夹杂一些雪。住校的我,时常抱怨睡觉时的寒冷。母亲也为此伤透了脑,不知如何是好。
  双休日,我回了家。吃完午饭,不见了母亲的身影,于是我就来到街上闲逛,这天,是难得的好天气,天空晴朗,冬天的暖阳增添了一丝温暖。
  路过一家老式做棉被的老店,里面飞扬出飘飘扬扬的棉絮,近眼一看,那棉絮中的人,躬着身子,十分熟悉,再走近看看,我不觉一惊,那不是母亲吗?我怕被她发觉,躲在一旁看着。
  黄昏的阳光透过老式木房那精致的镂空的窗口洒进屋内,飞扬的棉絮像尘土一样,如雪、如霭,密密的、厚厚的把我那瘦弱的母亲包围着。
  母亲那件青色的粗布开衫上沾满了挥之不去的棉絮,母亲却无暇顾此,只是卖力地挥动着双手,那条半成型的厚厚的棉被在母亲的手下竟如此的听话,在她手下来回的翻转,母亲呢,却似乎成了个雪中人一样,头发上、衣服上、眉毛上全是白白的棉絮,浑身白白的,那棉絮呢,在阳光下飘动,仿佛是冬季里下得最大的那场雪,四处飘扬。
  不一会儿,母亲出来了,手中抱着那条崭新的棉被,我竟发现棉被上印着鲜红一个“辉”字,那是我名字中的一个字。此时,我的双脚像注了铅似的沉得提不起来,母亲就在抬头的一瞬间,她发现了我,她朝我走来,没有说什么,只是微笑着,额头上分明挂着一颗颗汗珠,看着母亲连鼻孔都被棉絮封住了的样子,我不由得感到一种窒息的感觉,压得好沉。我赶紧从母亲手中接过棉被,抱在胸前,突然间,我感到了无比的温暖,我嗅着棉被的芳香,竟是母亲的味道,和阳光一样,把我的心捂得热热的。不知什么时候,泪水竟从眼里滚落下来,流进我的嘴里,甜甜的。这床白中泛黄的棉被,该逢进了多少的母爱啊!
  这条棉被,它不普通,它不是机械的制造。而是我的母亲用自己的双手亲自弹作,我想当我盖上这条棉被,这个冬天一定不会再冷,一定不会。
  这条棉被,不普通,我在心中默念着!它是用母亲的爱制作的棉被!  

    我轻轻地闭上眼,见自己在一汪清澈的小溪旁,期待着自己的快乐。
  春风从我身边拂过,我问它:“你是我要找的快乐吗?”风摇了摇头:“不,我是炎热的快乐,不是你的快乐。”随即如烟而逝。
  我继续等。
  夏雨从我眼前落过,我问它:“你是我要找的快乐吗?”雨摆了摆手:“不,我是干涸的快乐,不是你的快乐。”瞬间随风而逝。
  我无奈,继续等。
  秋叶从我面前飘过,我问它:“你是我要找的快乐吗?”叶皱了皱眉:“不,我是大地的快乐,不是你的快乐。”刹那伴雨而落。
  我苦笑,继续等。
  冬雪从我头上飞过,我问它:“你是我要找的快乐吗?”雪耸了耸肩:“不,我是麦苗的快乐,不是你的快乐。”倏忽不见了。
  我几乎绝望,但冬天来了,春天还会远吗?冰雪消融,万物复苏。此时,一只白色的小帆船在溪水中流荡。我多么像它呀!整天在学习和世俗的潮流中不堪重负、随波逐流着。尽管那么努力,却始终只是一只小帆船。
  “你是我要找的快乐吗?”我是那么小心翼翼以至屏住呼吸问。
  “怎么说呢?”它笑着抓了抓后脑勺,并没有拒绝我,“其实,环境是不会改变的,但可以改变的是你的心态;困难是不会改变的,但可以改变的是你的努力。就像我,改变不了被风吹雨淋的命运,但我仍奋力前行,风雨之后的美丽我体验到了;改变不了伤感的孤寂,但我仍不忘使命,两岸相望的风景我欣赏到了。这些,都是快乐呀!换一种眼光,你会感受到快乐!”
  “换一种眼光!”我惊醒了。睁开眼,�知道,刚才有梦静静划过,而心上已留有痕迹。抬头望望,一缕阳光射进心里,好轻柔,好明朗!




(责任编辑:)

猜你喜欢:

2020/01/19

热点聚焦

相关新闻

专题推荐

热门新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