Warning: Invalid argument supplied for foreach() in /www/wwwroot/parasite/mulu2019/plugins/default.php on line 89
-足彩胜负✅✅✅


|冬的心灵

文章来源:    发布时间:   【字号:      】

奔涌的澜沧江,从雪山深处一路走来,不知疲倦,不畏艰险。
  夜里,河水的声音便会大胆地在耳畔哗哗作响,那连接成珠链的时间便会被轻轻地敲碎,一滴一滴地渗透到�的心底,仿佛告诉我一个关于寂寞的种子开始在心田里疯长的消息,如同在一个季节丰饶的田野里,疯长成枝枝蔓蔓的水草,水草丛中衍生出好多昆虫在杂草里跳跃鸣唱。
  我就这样慵懒地守着这片寂寞的河流,懒得思绪,懒得梳理,脑海里一切都已模糊,挣扎后的灵魂深陷泥淖。如一棵异域的浮萍,在水泥丛林里飘摇,杂草丛生,互相攀缠,自甘沉迷。
  我不知何时能找到新的尝试,我也知道我不能挥霍时间的叹息,只是苏格拉底的弟子们苦寻到的除草方法能不能在我身上同样适用?心田里种上一片庄稼,杂草自然不能生长,昆虫的生态环境从此不在,而我在实现自我的同时,能不能为昆虫们找到一片家的田园?
  河水的声音恍如隔世的回响,寂廖落寞,无遮无拦,大大咧咧地不知疲倦。我想捂住双耳,躲进被子里,可我还是逃不掉,即使关住了所有的门窗,我的心门又能怎能无隙紧闭?
  此时只需要一声问候,一声关怀,可是没有,我和寂寞是一对纠缠不休的恋人,与黑夜一道手牵着手在黑夜里轻盈漫步。
  牧野、杂草、羊群、昆虫已经在夜里消匿了影子,美好的一幅幅盛夏意境只能是幻生在我心的田野里,使我既心生向往却又恐慌不已。
  我相信,每个人都有过寂寞和孤单。寂寞不能复制,但感受却都一样,犹如空旷大地里的那棵树,既张扬又落寞,既坚强又脆弱,总在冬的冷风里孤独坚守。
  也好,我可以在凌乱的意识里清醒地审视自我,天已寒,叶已落,我不再是盛夏的青藤,不再狂野地生长,我该如何适应冬季的寒冷让自己留在温暖的阳光里,留住温润光阴的记忆?
  一阵寒风在我的窗前扑打,它一定艳羡我的生活,在它看来,我生活在温暖光明的地方该是多幸福啊。很多时候,我就如同这阵寒风,自以为幸福可以通过拚命地挤钻便可唾手可得,却不知那是一个透明的沼泽,沉落的勇气瞬间化为凄楚而美艳的片片雪花。
  河水还在深深的夜里不紧不慢地流着,那声音和寂寞达成默契,一起将我紧紧拥抱,让我窒息,寂寞和快乐如影随形,就像一杆天平的两端,寂寞和快乐谁轻谁重?
  悲的心绪里满是雪花被腐蚀的悲壮,冰河两岸处,寂寥深山中,处处结着晶莹的冰凌,点点轻滴,丝音天籁,没有一丝杂质,纯得让人怜爱,让人心碎,我想我是听到了冬的心灵了。
  我听到了冬的曼妙,冬的纯美,同样我也听到了冬的无奈与梦想。步履艰辛却又矢志向前,它的心灵在现实中逐渐向着春天倾斜,期待又一个花开的季节。我不知道这是一块净地还是色香浮华。但我可以肯定,总有五彩宾纷,总有蝴蝶翻飞,总有果实累累。
  和着冬的节拍,河水倾尽繁华,也许是要努力寻找到自己的心灵。每个季节如人生的每一段时光,都会被时光赋予新时代的心灵,没有人会去评判这种心灵期待的是与非,却有更多的人,会更期待在这样的风景线上也有自己的心灵。 

 嘿嘿,今年是大年初一,红包这东西自然是不会少的,等等,我先去准备一下秘密武器,今年可又要赚一把咯。
“走啦,快点,我们要去叔叔家了。”妈妈对我说。“走咯——”我高兴地应到。我们换上新的衣服踏出门外,小草长出新的嫩芽,新春的气息扑面而来,还可见火红的灯笼和散落地上的鞭炮残片,一切都是新的……
到叔叔家了,叔叔热情的招呼我们坐下。“新年好——”爸爸和叔叔不约而同地说。嘿嘿,我的绝招要使出来了,“祝叔叔阿姨工作顺利,财运滚滚,前程似锦……;祝爷爷奶奶福如东海长流水,寿比南山不老松,健康长寿……;祝可爱的弟弟妹妹新年快乐,学习进步,健健康康……”
我们不约而同地笑起来,奶奶从口袋里掏出一个红包,就往我手里塞,我装作推脱的样子,嘴上说“不用不用”,手握着红包往奶奶那推了几下,就以一副无可奈何的样子收下了压岁钱,其实啊,心里那份高兴劲简直无法形容。
这样一路走了几家亲戚,我的腰包又鼓了不少,仅有的几个口袋已经装不下了。妈妈看见了,微笑着对我说:“儿子,你的压岁钱就先装我包里吧,回去了再给你。”我正担心把压岁钱弄丢,便把自己的压岁钱默默地数了一下,记着数,心想:这样就不怕被老妈贪污。于是,爽快地答应了妈妈:“好,先放你那!”
回到家我问爸爸:“过年为什么要互赠压岁钱呢?”爸爸耐心的跟我说:“传说有一个叫祟的小妖,它专在大年三十的晚上摸小孩子的脑门,摸完之后小孩子就会变成白痴。有一个姓管的人家,为防止祟来骚扰,就一直逗孩子玩,小孩用纸包了八枚铜钱,包了又拆,拆了又包,睡下以后,包着的八枚铜钱就放在枕边。www.99zuowen.com,半夜里祟刚想去摸他的脑门突然孩子枕边迸出一道金光,祟尖叫着逃跑了。因而人们把这种钱叫“压祟钱”,“祟”与“岁”发音相同,日久天长,就被称为“压岁钱”了。“哦,原来是这样,我要把压岁钱放在枕边,我可不想变成白痴。”
我每年都收到许多压岁钱,这是长辈对我的关爱,对我的期望,对�的祝福。 




(责任编辑:)

猜你喜欢:

2020/01/19

热点聚焦

相关新闻

专题推荐

热门新闻